首页 公司概况 产品与服务 采购招标 企业文化 社会责任

综合新闻

湖南华菱涟源钢铁有限公司 > 综合新闻 > 热点新闻 > 内容阅读

好的钳工误差不到0.03毫米 连机器都赶不上

作者:潇湘晨报记者  毛传 来源: 潇湘晨报  时间: 2014年05月14日

  “我进厂时,师傅大概也是我现在这个年龄。只是当时跟着他的都是一群十八九岁的嫩仔,现在看看我们班组的平均年龄吧,都35了。”39岁的陈文斌指了指板报墙上的班组介绍,摸着溜光的前额笑了,“现在个个都是‘老’师傅。”

  时光带走了他们的青春,带来了更为繁密的机器轰鸣。当初回响于厂房“叮叮当当”的锤击声渐渐逝去,一同打闹的师兄师弟也各自散去,留下陈文斌静静磨锉的声音——一下、两下……

  “师徒合同都快成了过去。钳工这活,还是要静得下心来想,来做。”陈文斌深深吐了口烟,烟雾弥散在工作台那四十多套钳工工具上,让这种最古老的金属加工技术显得朦朦胧胧,有些神秘。

  一个问一个答,技艺就这样传承了

  上世纪90年代前期,师徒制逐渐淡化,专业技校兴起,大批已经习得钳工基础技巧的年轻人涌向国有制工厂。

  作为其中的一员,陈文斌走进了当时已建厂30多年的涟钢,做了一名普通钳工。按照当时的规矩,他属于签着师徒合同的那一批人。

  “当时已经不存在拜师什么的套路了。要么就是技校出来,签了师徒合同;要么就是被分配过来的大学生。很多大学生都是理论上很强,看得懂图纸,说得出门道,认得出那些进口机器上的英文,实际动手却又做不来。”陈文斌认为,这些人不会甘心一辈子在厂子里做个钳工。

  那一年,19岁的陈文斌夹着工帽,穿着肥大的工作服,与另外两个师兄弟以“师徒合同”的身份站在了师傅何明星的面前。“都是技校出来的,师傅不会再手把手教你什么基本技能了,那些拜师磕头的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主要就是跟着师傅干活,做模具,做检修。”

  那时涟钢的生产工艺还没有全面革新,绝大部分机器及模具都靠钳工检修、制作。锉、锯、钻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只是每做一个模具,耗费的时间比较长,可这种活又是现代机器所无法替代的。此时的钳工技能传承就显得格外重要。

  “事情做不好,师傅也会骂人。但可能是我的基本功还比较好,印象中倒是没被师傅骂过,有时一些新的想法也会和师傅聊聊,他更愿意和你说这个。”

  说白了,钳工就是个技能活,熟能生巧。“但要做得更快、更好,靠的就是多问、多想。”这种思维,是何明星第一次见到陈文斌时说的开场白,“做钳工,我们不仅仅是负责把东西修好就完了,你们要想想它们为什么会坏,怎么修可以更耐用,怎么用可以更方便。遇到问题,自己要多想办法。”

  实际上,陈文斌本身就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平时和同事相处都属于“闷葫芦”型,更难得贴着师傅说太多奉承话。

  可能是“手艺人”之间总会有些说不出来的默契,一个愿问,另一个更愿意去帮着一起推敲,“这个孔怎么钻,钻在哪……”问题解决,相互一笑,技艺就在这种交流中传承了下去。

  手工的精度,是机器赶不上的

  工友换了几拨,陈文斌也陆续跟了几个“师傅”。渐渐地,他成了别人的师傅。

  涟钢也在改变着。“十五”以来,涟钢投入资金上百亿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操作越来越自动化。现代机械无法替代的钳工受到了影响,“师徒帮传带”的关系也在弱化,厂里对新员工多采取培训的形式。

  曾两次获得湖南省技能大赛工具钳工第一名,陈文斌深刻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刚进厂时第一个月拿的还是‘临时工’180元的工资,第二个月赶上涟钢改制,转正工资涨到355元。”现在陈文斌的工资加上一些特殊津贴,收入比班组长还要高,当然压力也更重。“现在除了要完成手上的活之外,还要给厂里和技校的学生做培训。”

  “要我给人家上上技能课还可以,但写个报告、教学大纲什么的,可就难为我了。”跟陈文斌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他是个“闷葫芦”。他很少说话,眼睛一眨一眨的,时不时摸摸溜光的前额。但只要一提到钳工技术,这个“闷葫芦”话就多了。

  “以前的活都是慢工出细活,现在工厂都要讲效率,以前那套方法也得跟上。怎么能把钳工活做得更细腻,更多要靠脑子去想。”

  陈文斌拿起工作台上的两根梅花钻,“这里一根是钳工平时用的普通钻头,另一根是我自己加工的。”

  他解释道,普通钻头的顶部有些平,虽然好用,但有时会跑偏;而他自己加工的钻头却是“尖头、凹弧”。“这样的钻头对孔心的固定更稳,打孔的精度会更好一些。”

  “钳工活最难的就是精细加工,尺寸大了不行,小了也可能影响产品质量。比如打个孔,好的钳工在尺寸上的误差一般也就0.02-0.03毫米。这样的精度是机器都赶不上的。只是,这样的高数据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而在于沉得下心来练。”

  在陈文斌的工作台上,整齐地放着四十多套钳工工具,除开各种锉刀、扳手不说,光是精度测量工具就有十来把。

  “如果单纯是现在干活,倒用不了这么多工具,但如果想做出一个好模具,这些东西可少不了。”更多情况下,“陈文斌技能大师工作室”里的东西成了他自我修炼或培训学生最好的教具。

  以换代修,钳工工艺创新慢了下来

  大型机器化的蔓延,钳工的职责也在悄然变化。

  以前的机器坏了,钳工是机械维修的主力;现在的机器哪里坏了,找到原因,直接换上个新的。活还是钳工的活,味儿却总不是那个味儿。追求效益和效率的前提下,让“慢工出细活”的钳工们也开始浮躁起来。

  陈文斌摸着工作台上的工具,吸了口烟,慢慢地说道,“以前厂里的机器坏了,先是我们自己带着工具去找问题,自己拆自己修,但那样时间耗得多。现在很多机器哪个零件坏了,几乎都是直接换个新的上去。”

  陈文斌指着工作台上一台被换下来的油泵,“这个是前段时间刚被拆下来的,有些漏油。问题其实很简单,一定是里面的油封密封不够好。东西交给他们(徒弟)去修,等再装上,却发现抽不上油了。”

  “钳工就是要把技能练好,多看,多想……我当时把这个油泵拆开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原来是里面的一个零件装反了。就因为这个问题,油泵才会被越修越坏。”

  “现在很多工作是放在机器检修与问题攻关上,钳工工艺上的创新反倒有些慢了下来。”班组长陈小媚附和道,“为提高效率,很多机器的以换代修让我们这些钳工的创新积极性也没有原来那么高涨。”

  如今,陈文斌的徒弟也有好几个,虽说他自己觉得“大家都还比较努力”,但要说真有谁能超过他的,估计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看着板报墙上“班组平均年龄35岁”这几个字,陈文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知道,现在他的徒弟中,最小的也已经27岁了。“1987年的小子,也是快要给别人做师傅的年纪了。”

 

  [记者当学徒]

  缝隙标准0.02-0.03毫米记者0.8毫米,不及格

  陈文斌的工作室里挂着一块白板,上面写着钳工的四项工艺:锉削加工、锯割加工、孔加工、精度加工。陈文斌笑道:“这是我们钳工最基本的几个技能,把它们学好几乎什么都能做了。”

  再三考虑之后,记者决定跟陈师傅学“锉”。

  陈师傅将一块成品模具夹在钳台上,看似很随意地在一个面上锉了七八下,“锉(削)加工没什么难的,主要就是稳,一下下锉。”陈师傅顿了顿,接着说,“一个好的钳工,每锉一下心里就知道锉掉了多少,还要锉几下心里也有了数。要是锉两下就停下来用工具量一会,时间就浪费掉了。”

  记者有意观察了一下陈师傅“随意锉了几下的模具”,摸上去较为平滑,用专业工具测量,无论是面的水平度还是透光度都是极高水准。

  记者接过师傅递过来的锉刀,跟着师傅的口令一点点摆好架势,继而“开锉”。十几刀下来,记者自我感觉已经非常糟糕,感觉有好几下明显歪掉,即使陈师傅在一旁不断地修正姿势、重申要领。

  结果是无需验证就可以猜到的。记者用工具测量了一下:水平尺的一端已经无法与模具紧密贴合,一丝灯光从缝隙中透过来。

  “这个缝隙差不多有0.8毫米,一般我们的要求是正负不能超过0.02到0.03毫米。”师傅的话,显然给记者打了一个“不及格”。

 

  [名词解释]

  钳工:百度百科的解释为,“切削加工、机械装配和修理作业中的手工作业,因常在钳工台上用虎钳夹持工件操作而得名。”实际上,因钳工作业涉及到工艺众多,属于机械制造中最古老的金属加工技术,现在的机械生产中钳工成为了模具设计和制造、零件加工、设备维修和检测等多种岗位的主要技术力量。

销售电话:0738-8664303 销售传真:0738-8660591
版权所有(C) 湖南华菱涟源钢铁有限公司 湘ICP备07005942号-1
  湘公网安备 43130202000059号
友情链接:涟钢邮箱 内部信息平台 华菱集团 荷钢网 湘钢 衡管
中国钢协 浙江天磁 涟钢机电 泰基建材 平煤神马 黑金时代